小說酒吧 > 從愛情公寓開始的逃生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兇手的目標可能不是他

第三百六十五章 兇手的目標可能不是他

    “快感?你這都用的什么虎狼之詞啊”
  
      很顯然,郭林并沒有領會白玉冰的意思。
  
      “對,就是明明線索就在咱們眼前,但是咱們卻并有沒有發覺,以至于他可以堂而皇之的殺人”
  
      “這難道還不能給兇手帶來快感嗎?”
  
      “我明白了”
  
      雖然僅僅只有四個字。
  
      但是白玉冰卻依然聽出了,郭林語氣中的一絲愁意。
  
      “那我現在就安排人手去調查”
  
      “記住一定要快,雖然現在還沒有破解兇手具體的犯案時間,但是以前兩個案件的間隔來看,第三起案件的發生一定不會間隔一天以上的時間”
  
      “所以留給咱們的時間不多了”
  
      “嗯?”
  
      也就在聽到這些話的郭林準備掛電話的時候,電話里傳來的白玉冰的一道聲音,卻是讓他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怎么了?你那邊出了什么事嗎?”
  
      “也到沒出什么事,好像只是停電了而已”
  
      “停電?那正好,你趕緊趁這個機會睡上一覺吧”
  
      “咯吱”
  
      因為宿舍的窗簾還是拉著的,所以即使白玉冰已經走出了衛生間,可外面卻依然是黑洞洞的一片。
  
      “哎呀,我怎么把這回事給忘了呀,班級群里才剛發了停電通知啊”
  
      “完了完了,我的手機忘充電了,現在就只有百分之二十電了”
  
      “沒事我有充電寶,拿去吧”
  
      聽著宿舍里的其他人,你一言我一語說出的這些話,白玉冰突然感覺自己的腦袋,沒來由的一陣迷糊。
  
      “算了,還是先睡一覺吧,說不定睡醒以后,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呢?”
  
      自言自語的說出了這些話后,白玉冰就晃晃悠悠的倒在了自己的床上。
  
      “小冰糖我們出去了啊”
  
      “嗯,你們走吧,我實在是太困了,必須得睡上一會了”
  
      迷迷糊糊的白玉冰,就只是聽到了這句話。
  
      可是他卻連是誰說出的這句話都沒有聽出來,就呼吸逐漸變的平緩沉沉的睡去了。
  
      “叮鈴鈴,叮鈴鈴”
  
      被手機鈴音吵醒的白玉冰,也不知道到底自己睡了多久。
  
      總之,窗簾還是拉著的,而電也依然沒來。
  
      所以宿舍里仍然是一片漆黑。
  
      而從此時這安靜的環境,白玉冰可以感覺出來的,宿舍里就只有他一個人。
  
      “喂?”
  
      “楊啟章我們找到了”
  
      “太好了”
  
      “嗯?”
  
      轉頭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后,白玉冰才知道他盡然已經睡了將近六個小時了。
  
      “可是為什么會用了這么長時間啊”
  
      “哼,還能因為什么”
  
      “這小子騙了一個才剛上大一的小女孩”
  
      “經過我們盤問之后才知道,他周五早晨就跑出來了”
  
      “而且我們在賓館找到他的時候,他竟然還在洗澡”
  
      “看那樣子,他連一點回學校的意思都沒有”
  
      聽著郭林說出的這些話,白玉冰也是緩緩揉起了,自己有些酸痛的額頭。
  
      雖然白玉冰此時還沒有完全清醒。
  
      但是他卻總感覺自己忽略了什么問題。
  
      “你確定他就是內個,碾壓了所有人的參賽者,獲得了第一名的楊啟章?”
  
      “沒錯就是他,說起來還真是挺奇怪的,就這個小子的那副慫樣子,哪有半點藝術家的樣子啊”
  
      也許是因為心中的疑問太過濃重了吧。
  
      白玉冰也是緩緩的說出了這些話來。
  
      “難道是我的推離錯了?”
  
      “為什么總是感覺那里有什么不對啊”
  
      “不對?哪里不對啊,我們也都已經詢問過來了,雖然看著并不是很像,但是那張小紙片上的作品的確是他的”
  
      “等等,你們現在先把他保護起來,我再仔細的想一想,如果有什么線索的話,我一定第一時間告訴你”
  
      “好了,就這樣”
  
      沒有給郭林再說些什么的機會,白玉冰就很是直接的掛斷了電話。
  
      “可惜天已經黑了,而且現在還沒有來電,這還真是什么事都不好做啊”
  
      也就是白玉冰從床上爬起來,說出了這些話來的時候。
  
      他的手機也是再一次響了起來。
  
      “大哥?這么晚了你怎么還沒有回來”
  
      “我這不是有兼職嘛,估計今天晚上都不會回去了”
  
      “那你給我打電話是因為?”
  
      “我這不是問問你還在不在宿舍嘛”
  
      “在啊,我才剛睡醒”
  
      “這是怎么回事啊,宿舍里的人都變的這么能睡”
  
      也是在自言自語的說出了這些話后,羅東方才繼續說了下去。
  
      “是這樣的,我就是告訴你一聲,學校剛剛下了通知,大概晚上八點左右就會來電了”
  
      “好的,那謝了啊”
  
      “謝什么謝啊,作為宿舍里的小冰糖,我們當然是要照顧的”
  
      “嘟,嘟,嘟”
  
      聽著手機傳來的忙音,白玉冰也是又看了一次時間。
  
      “八點來電嗎?”
  
      “還有差不多半個小時吧”
  
      為了讓手機已經冒紅的電量可以再多撐一會,白玉冰也是立馬就按熄了屏幕。
  
      “記得小鵬的臺燈應該是放在床頭的”
  
      摸著黑下了床后,白玉冰也是在說出這些話的同時,一點一點的向記憶中李小鵬的床鋪走了過去。
  
      “啪”
  
      好在李小鵬的臺燈有著充電功能,所以在他按下了開關后,一束明亮的光芒也產生了。
  
      “呼”
  
      拿著臺燈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后,白玉冰也是拿出了那張小紙片。
  
      “就只是這么一張小紙片,到底還能隱藏什么秘密呢?”
  
      “按理說,這上面既然是獲獎作品,那兇手的目標肯定就是獲獎者楊啟章啊”
  
      “可是為什么總是感覺有點不對勁呢?”
  
      “嘶”
  
      “到底是什么地方呢?”
  
      雖然剛開始的時候白玉冰的心中就只有這么一個謎團。
  
      但是隨著他順著這個謎團開始思考后,卻發現他一直以來得到的這些結論,盡然全都多出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我……”
  
      “好像明白了”
  
      “雖然第二起命案是在今天早上發現的,但是卻是兇手早在周五就布置好的”
  
      “所以上面的線索也必然是兇手,在周五就已經準備好了的”
  
      “可楊啟章卻在周五早上,就已經離開學校了啊”
  
      “一個將案件布置的如此周密的兇手,又怎么可能允許目標消失呢?”
  
      “所以如果楊啟章就是他的第三個目標”
  
      “那他在把這些東西埋在學生活動中心之前,必須要讓楊啟章在他眼前出現起碼一次”
  
      “又或者兇手已經掌握了楊啟章的計劃”
  
      “確保他即使當天消失了,也會在他做案之前回來”
  
      “可要是這么說的話……”
  
      自言自語了半天的白玉冰,也是在說出了這么多話后,表情一點一點變的難看了起來。
  
      “唉”
  
      并且在嘆了一口氣后,他還拿出手機給郭林發了一條消息。
  
      “兇手的目標可能不是楊啟章”
人体艺术亚洲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