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在滅族之夜前我叛逃了 > 第190章 解決一式

第190章 解決一式

    “十尾在哪?”躲避斑的攻擊,從身為空間出來之后,瀧帶著黑絕來到谷之國。
  
      宇智波瀧看著周圍,忍不住質問黑絕:“你該不會在耍我吧?”
  
      聽到他的質問,黑絕卻是一陣沉默不語。
  
      許久,直到瀧耐心耗盡,黑絕突然張口:“快逃,瀧!”
  
      說完,他慌里慌張的四處看了看。很是擔心從哪里竄出來一個一式。
  
      顯然,黑絕這個時候已經擺脫了大筒木一式的控制。
  
      “嘖,你竟然能擺脫一式的控制,還不賴嘛?!?br/>  
      宇智波瀧的臉上浮現玩味的笑容。
  
      黑絕皺起眉。察覺到了事情可能已經被宇智波瀧預料到。
  
      沒等他問出來,他便感覺到腳下的土地在顫動。
  
      緊接著,宇智波和黑絕腳下站著的土地,憑空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碗,天上的一粒小小灰塵,也在瞬間變大,成為了另一個碗。
  
      兩個碗逐漸靠近。
  
      “這就是一式用來封印鳴人的術嗎?”
  
      宇智波瀧想起來,自己在穿越之前,看過關于鳴人成為火影之后的畫面。
  
      這應該是一式用來對付自己而苦心布置的陷阱。
  
      只要中招,就會被封印在大碗里,沒有人來救的話,將會沉睡到永遠。
  
      不過,這一招對鳴人有用,對宇智波瀧的用處卻不大。
  
      “神威!”
  
      都不需要楔出手相助,宇智波瀧發動瞳術,憑借著帶土的寫輪眼,他直接拽著黑絕逃到神威空間里面。
  
      一式的封印術封了個寂寞。
  
      “果然不一般!”一式面色凝重的出現了。
  
      當然,他是以慈弦的模樣現身的。
  
      瀧帶著黑絕從神威空間出來時,一眼認出他那個殺馬特的造型。
  
      “慈弦……或者說大筒木一式,我終于找到你了!”瀧咧嘴一笑。
  
      他懶得浪費精力去尋找擁有大黑天的一式,但這并不代表他沒有消滅一式的能力。
  
      老一套,叫楔出來。
  
      楔與大筒木一族之間,有著滅族的不共戴天的仇恨。
  
      他出現的時候,一式楞了一下。
  
      “那只眼睛……還有那股力量,是我的錯覺嗎?”一式隨即想起大筒木一族那個神秘的傳聞。
  
      “樹之鄉的人,竟然真的存在,而且還沒有死光嗎?”楞了一下,一式隨即傲慢的冷笑。
  
      印象中,和他提起過樹之鄉的大筒木族人已經死亡了,那些傳說就像故事一樣。
  
      作為英雄的大筒木先祖,在家鄉遭受侵略的情況下,外出尋找解救家鄉的辦法。
  
      他找到了。
  
      在遙遠的樹之鄉,大筒木先祖收獲了能夠令大筒木一族升華的力量——神樹樹苗。
  
      “畢竟年代太久遠了,我一直以為,那只是一個故事?!币皇侥坎晦D睛的盯著楔。
  
      作為大筒木一族的重要成員,擔負重大使命的他輕而易舉的辨別出了楔的來歷。
  
      楔沉默著,之后才嘆氣:“是啊,我也以為,那只是一場噩夢!”
  
      “將那名大筒木帶入樹之鄉,致使樹之鄉遭受侵略,星球的生命能量被完全掠奪,肥沃的土壤變成廢土,我是唯一的幸存者……”
  
      這是楔自己的聲音,以往他都是用瀧的嗓音說話。
  
      他舒展筋骨,望著空中的一式:“大筒木一族終究也會有這一天!”
  
      “殺死你,那些事就不會發生!”一式目光閃爍。
  
      他雖然從族中的老者那里聽說過樹之鄉的傳聞,可樹之鄉的人,究竟擁有怎樣的力量,這一點他并不了解。
  
      最妥當的做法,是利用空間忍術逃離這個地方。
  
      不過,一式打算冒險一試,至少要試探出樹之鄉的實力有多強。
  
      有大黑天在,一式并不是很擔心自己的安危。
  
      “殺死我,一切也不會改變!大筒木一族終有一天也會面臨樹之鄉曾經面臨的災難!”
  
      他已經操控身體,用木遁將周圍嚴嚴實實的籠罩住。
  
      一般的木遁和其他忍術一樣,對大筒木一族是不奏效的。
  
      但楔與神樹淵源頗深,一式這個實力受損的大筒木,并不能夠對他造成很大威脅。
  
      “大黑天!”一式下意識的將自己變小,想要從縫隙中逃離。
  
      但楔是一個能夠精準定位空間的人,當初隔了不知道多少光年,他依舊準確定位到亂入時空的宇智波瀧。
  
      雖然楔現在失去了本體,但這會兒近距離接觸,他就沒有找不到一式的道理。
  
      “空間封鎖!”
  
      一式頓時無所遁形。
  
      變得像微粒子一向渺小的他,只覺得每個能逃遁的方向,都被堵上一層空氣墻。
  
      “可惡!”一式臉色陰沉。
  
      他小瞧了宇智波瀧。
  
      其實也不完全是輕視,他只是沒有想到,樹之鄉的后裔,會在這個地方出現。
  
      看見楔的第一時間,他還有點不相信樹之鄉的人會像那個傳聞中的那么強,直到親眼目睹對方封鎖了失控。
  
      一式忽然說道:“我們完全沒有必要成為敵人,我可以放棄這個星球上的生命能量?!?br/>  
      他說得誠意滿滿,但楔沒有回應他,宇智波瀧笑了一聲:“不需要!”
  
      大筒木一族遲早會被消滅,而一式現在的能量雖然沒有輝夜那么強,卻完全可以作為備用電池,用來吞噬力量。
  
      “看你的了!”瀧想看看,楔到底會用怎樣的方式吞噬大筒木。
  
      楔瞥向黑絕。
  
      瀧立刻明白,楔的意思是不能讓黑絕看見他們吞噬大筒木一族的力量。
  
      這可能會影響到他吞噬輝夜的計劃。
  
      瀧點了點頭,目光瞥向周圍,掃視著黑絕的身影。
  
      終于,他在混亂的樹海中看見了險象環生的黑絕。
  
      “神威!”瀧將黑絕收進空間。
  
      楔沒有了顧慮,立刻縮緊空間封鎖,然后瀧的腳下蔓延出密密麻麻的樹根,像神樹一樣在周圍的地面肆虐。
  
      這些樹根蔓延的地方,幾乎將土地的養分吸干。變小的一式,在一陣掙扎之后,最終還是被樹根觸碰到。
  
      “??!”瞬間失去大量查克拉,一式慘叫一聲,變回了原來的模樣大小。
  
      “大黑天被破解了?!”他仿佛無法相信眼前這一幕,眼中充滿了愕然。
  
      “汲取……升華……”
  
      從瀧腳下蔓延出來的樹根,牢牢捆住一式,并不斷吸收一式的查克拉。
  
      在空間被封鎖的情況下,一式失去了逃生能力。
  
      被輝夜偷襲、茍延殘喘至今的一式,就這樣被樹根吸光了養分。
  
      多年來,他致力于要恢復實力,用樹苗吸收忍界的生命能量,而如今,他自己也是這樣被神樹抽干了查課了,變成一個難看的人干。
  
      只可惜了因為好心救他而遭殃的僧人慈弦。
  
      宇智波瀧嘆了一口氣。
  
      楔將一式抽干之后,仍然沒有懈怠,而是將其身體揉碎,用最強大的攻擊忍術,對著周圍的空間一陣亂轟。
  
      “可以了!”一切都做完之后,他收回從瀧腳下延伸出去的樹根樹藤。
  
      眼中的黑色圈紋完全褪去,瀧看著周圍狼藉一片,不禁撓了撓頭。
  
      “可以放出黑絕了?!?br/>  
      ……
  
      木葉。
  
      宇智波瀧離開之后,綱手更加努力的研究斑的細胞。
  
      她調皮的做出一個嘗試,將祖父和斑的細胞同時注入生物體內。
  
      在死掉大量的小白鼠之后,她終于收獲一只活著的老鼠,并將其命名為露西。
  
      這只名為露西的老鼠仿佛帶有無限的智慧,趁著綱手離開實驗室的時候,它釋放出全部的小白鼠,并且將木葉的這個地底實驗室摧毀。
  
      木葉地表的人,只覺得腳下顫抖了一下,幾乎沒有人想到,這會是一場空前的災難。
  
      鳴人看見這只會穿衣服的小白鼠時,楞了一下。
  
      小白鼠露西從他身上感知到熟悉的東西,于是圍繞著他轉。
  
      “吱吱吱……”小白鼠不斷激動的叫喚,鳴人卻懵了。
  
      一腳,他將小白鼠踩死,然后提著尾巴丟進河里。
  
      恰巧,木葉的重建剛到尾聲,自來水系統還未完善,村民們需要來到河邊打水。
  
      某個粗心眼花的小老頭,將這只死老鼠撈回去,熬成湯,最后送走一家人。
  
      四代聽說村民無故暴斃的事情,立刻展開調查。
  
      有人說是這家人平時喜愛虐待小狗,有人說是因為這家人養貓,總之,最后這件事成為了一團迷。
  
      那些從地底實驗室逃出來的小白鼠,卻一只只仿佛開了掛,盯準木葉地底的糧草去挖。
  
      人口大增,村子被破壞,生產力降低,木葉是不能失去這些糧食的。
  
      木葉鬧了鼠災,三代和四代不得已派遣大量人手去清理老鼠。
  
      原本還群情激昂,要求處置宇智波帶土的一干木葉忍者,這會兒倒是分了心。
  
      “太好了,帶土,老師的辦公桌上面那些關于要求處置你的信封已經少了很多。大家都原諒你了?!?br/>  
      知道這件事,琳很開心的趕來向帶土匯報。
  
      “是嗎?”帶土不在意的笑了笑。
  
      他其實不在乎自己是否能夠安好,反正見到琳,他就很滿足了。
  
      不過琳能夠開心,他也覺得開心。
  
      開心之余,帶土想起了鳴人的事情。
  
      “鳴人……他怎么樣了?”帶土始終對這件事抱有一絲絲的愧疚。
  
      當初給鳴人移植細胞、改造鳴人那會兒,他是抱著破罐子破摔的想法。
  
      那個時候,只要無限月讀計劃能夠成功,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
  
      可現在,鳴人無緣無故的被他搞成這樣,偏偏他的老師還沒有責怪他,反而在想辦法替他求得大家的原諒……
  
      帶土終究是后悔了,當初不應該那么做。
  
      而另一邊,琳聽見他主動提起鳴人,還關心鳴人,便也笑道:“放心吧,綱手大人對于醫療忍術的研究遙遙領先忍界其他人,鳴人的事情她一定有辦法的?!?br/>  
      然而,就在她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綱手進來了。
  
      “我可沒有把握把這些事情都辦好!”綱手伸了個懶腰,目光瞥向宇智波帶土。
  
      帶土安靜地坐著,瞪著她帶來本就早該來臨的責備和謾罵。
  
      綱手沒有罵他,而是看向琳:“你們看見卡卡西了嗎?”
  
      她尋找卡卡西,目的是為了解決木葉當今的麻煩。
  
      那些小白鼠在逃走之前,鉆進了她的營養液培養皿里,還偷吃了能夠增加智商的旺仔牛奶。
  
      綱手現在很頭疼。
  
      她需要利用卡卡西的雷切,將實驗室的周圍肅清一下,以免出現更加難搞的生物。
  
      “卡卡西他去支援老師了,他要消滅那些小白鼠?!绷绽蠈嵉幕卮?。
  
      說到這里,她又疑惑的自言自語:“真奇怪,那些小白鼠是從哪里來的呢?”
  
      琳自言自語的聲音不小,帶土和綱手都聽到了。
  
      “你去提醒老師小心一點吧,這可能是其他村子的陰謀,或者是黑絕和宇智波瀧的陰謀?!睅翆α照f道。
  
      “嗯,我知道了!”琳點了點頭,看著帶土,微笑道:“帶土,你還是很關心村子的呀!”
  
      帶土沒有說話。
  
      看著他們兩人在那里胡亂猜測,綱手扯了扯嘴角,干笑了一下,“我先走了?!?br/>  
      生怕自己會被識破,她趕忙灰頭土臉的去尋找精通雷遁的忍者。
  
      綱手走了之后,帶土正想和琳說一些悄悄話,誰知道琳忽然安靜的望著門口。
  
      帶土明顯感覺到氣氛的變化。
  
      “琳,誰來了?”自己看不見,帶土只能向琳詢問。
  
      琳結結巴巴的叫著那個人的名字:“鳴……鳴人,是老師讓你來找我們的嗎?”
  
      因為自己,帶土居然對鳴人做出那種事情,琳覺得良心難安。
  
      面對態度溫和的四代和性格開朗的玖辛奈時,她還不覺得拘謹,可是遇見鳴人,特別是戴著護目鏡,看不清眼睛的鳴人,她內心忽然涌現出一縷不安。
  
      帶土聽到她發顫的聲音,便淡定的開口:“鳴人,你是來找我的吧?”
  
      他并不認為鳴人能夠威脅到自己。
  
      即使失去了寫輪眼,無法施展瞳術神威,帶土仍待有木遁傍身,普通的上忍對他根本不具備威脅。
  
      護目鏡下面,鳴人眼中的圈紋越發的清晰:“我不是來找你的,我來找她!”
  
      鳴人看著琳:“爸爸讓你去村子旁邊的那條河,調查是什么人把那只死老鼠丟進河里的?!?br/>  
      琳沒有懷疑,點了點頭:“我知道了?!?br/>  
      向帶土囑咐了幾句之后,她匆匆的離開了這個地方。
  
      帶土面朝門外,似乎能看見琳的背影,他抿了抿嘴。
  
      鳴人一直看著他。
  
      許久之后,帶土不耐煩的問他:“你還不走嗎?”
  
      失去了眼睛,他的聽覺和感知力反而提升了。
人体艺术亚洲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