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侯門庶子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決裂

第三百二十五章 決裂

        賀元盛的話一說完,錢勇的神情,頓時有了些變化。
  
          作為錦衣衛指揮使的他,雖然權勢不小,可軍隊的事情,錢勇一直不敢過多接觸,所以現在的情況,讓他看到了一絲機會。
  
          “侯爺,要不要殺雞儆猴!”
  
          錢勇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要把此事,強壓下去。
  
          “不用!”
  
          搖了搖頭,賀元盛否決了這個提議,因為強壓此事,對軍心的影響很大。
  
          可計劃又不能明說,否則消息泄露,元朝止步不前,可就得不償失了。
  
          那樣一來,什么誘敵深入,完全會成為一個笑話,戰略性撤退,也變成了丟城失地。
  
          思索了一番,賀元盛提筆寫下幾封信,以糧餉不足,無法支撐一次大戰為緣由,讓前線的將士撤退。
  
          寫完之后,叫來親兵,命其把幾封信,送到前線。
  
          “等一等!”
  
          親兵剛一轉身,賀元盛喊住了他。
  
          “侯爺?!?br/>  
          “信件放下,此事待議!”
  
          賀元盛的目光,變得深邃起來,心中暗自想著,正好可以試試,看看軍隊中,哪一個將領,會絕對服從……
  
          親兵不在多說,當即放下信件、退了出去,可一旁的錢勇,卻非常疑惑,不知道賀元盛在想什么。
  
          “福建的情況,怎么樣了?”
  
          就在這時,賀元盛的聲音再次響起,錢勇馬上放下心頭的疑惑,開口回應:“馬元還未歸案,周總兵正在全力追捕?!?br/>  
          “于廣仁那邊,可有什么消息?”
  
          “幾天前有消息傳回,說在追擊王靖元,不過最近幾天,卻沒有消息?!?br/>  
          錢勇一一作答,沒有半點隱瞞,畢竟福建那邊的戰報,都送過來了。
  
          “唉!”
  
          賀元盛嘆了口氣,接著自言自語道:“兩個小老鼠,還挺能跑的?!?br/>  
          這兩個人,都是罪魁禍首,也是不甘于平凡之人,賀元盛深知,若是讓他們跑了,還說不定會有多少麻煩,所以對追捕一事,非常上心。
  
          不過現在大戰將起,絕不能把鴟吻營和上萬騎兵留在福建,所以賀元盛提起筆來,寫了一封信,讓老周快速平定局勢,準備北歸……
  
          “把這封信,送去福建,告知老周,我只給他半個月的時間!”
  
          “諾!”
  
          錢勇立刻點頭,看到賀元盛沒有別的吩咐,就拿著軍令離開。
  
          錢勇走后,賀元盛開口開始思索,福建的事要怎么善后。
  
          畢竟亂子平定了,可地方政務,還需要文官處理,若是不處置妥當,會麻煩不斷。
  
          這時,一個親兵走了進來:“侯爺,首輔趙大人來了!”
  
          “有請?!?br/>  
          片刻之后,趙文煜在親兵的引領下,走進書房。
  
          不過這一次,趙文煜不是自己來的,他的身后,還跟著兩個官員,懷中都抱著一張張卷子。
  
          賀元盛頓時明白,趙文煜是來干什么的了,心中也產生了一個想法。
  
          “侯爺?!?br/>  
          “首輔?!?br/>  
          簡單的打了個招呼,趙文煜直入主題:“會試的試卷,已經批閱,這是我等選取出來的名單,以及前十名的卷子!”
  
          聲音一落,身后的兩個官員,馬上把手中的卷子,放到賀元盛旁邊的桌子上。
  
          趙文煜也從懷中,拿出一份名單,交到賀元盛的面前。
  
          前十的試卷,賀元盛沒看,倒是會試的名單,他仔細看了看。
  
          名單上,有前后兩部分,前半部分、有三百人,后半部分、同樣也是三百人。
  
          “按照侯爺的意思,將今科錄取的人數,擴大了一倍,只是不知道,朝廷上,會不會產生波瀾?!?br/>  
          雖然搬到了楚忠平,可浙黨之中,還有陳士駿跟李善才,所以如今的南京朝廷,賀元盛還無法一手遮天。
  
          “先把風聲放出去,聲勢造好,我看到時候,誰敢阻攔!”
  
          賀元盛淡淡的說道,一副信心十足的樣子。
  
          “老夫稍后就會安排此事!”
  
          趙文煜也不太擔心,畢竟造好了聲勢,此事只會有些波瀾,但誰也不敢公開反對。
  
          畢竟擴大錄取人數,舉子們步入仕途的機會,也就大些,若是誰敢反對,就是跟所有舉子為敵。
  
          如此一來,反對之人的名聲,定會臭不可聞,下場也可想而知。
  
          頓了頓,繼續開口:“不過一下子多出六百名進士,他們的去處,不好安置??!”
  
          趙文煜有些頭疼,因為古代的官位,本就是僧多粥少,一下子要安排六百人,還真有些困難。
  
          “全部派往福建?!?br/>  
          福建之亂平定以后,空出的官位不少,安置這些人足夠了。
  
          這也是賀元盛的一個考驗,看看這些官員的能力,到底如何,真有才學的,一兩年之后,正好可以提拔上來。
  
          可這個答案,卻讓趙文煜一愣,當即開口道:“侯爺,今科有六百舉子?!?br/>  
          福建一省,有九府二州,五十八縣,官職的確不少。
  
          又因為這次叛亂,很多官員,都會被牽連、拿下,空缺也多。
  
          可按照慣例,進士為官,大多以知縣起步,所以這六百人,根本安排不下。
  
          “這次上榜的舉子,以縣丞起步,職位也都壓低些,若是位置不夠,在安排到各部!”
  
          頓了頓,補充了一句:“不過名次高的,盡量派去福建!”
  
          此言一出,趙文煜的臉色,再次一變,當即聯想到了什么。
  
          “侯爺想改變官員晉升的規矩?”
  
          在古代,地方縣令的含金量,可比不了品級相同的京官,而賀元盛的所作所為,明顯是更看重縣級官吏,趙文煜豈能察覺不到問題。
  
          “以后再說吧!”
  
          沒有給出具體答復,可意思卻很明顯了,讓趙文煜有些憂愁。
  
          其實賀元盛,對古代的選官流程,很看不上。
  
          因為很多朝廷重臣,從沒有在地方上任職,這樣的人,豈能知道民間疾苦。
  
          所以賀元盛想慢慢改變這個局面,讓所有官員,經歷縣、府,一步步的升上來。
  
          其實就是知縣、縣丞之職,這些進士們,也不夠格,可古代讀書人少,不能優中選優,也只能如此了。
  
          第二天,南京城就傳出風聲,說今科會試,將要錄取六百人。
  
          “你聽說了嗎,因為今科舞弊一事,長寧侯為了補償舉子們,決定錄取六百人?!?br/>  
          “自然聽說了,這可是一件大好事?!?br/>  
          “是啊,還是長寧侯為我們這些學子們著想?!?br/>  
          “……”
  
          舉子們興高采烈的聲音,傳遍了南京城,也引起了不小的波瀾。
  
          政事堂,剛剛成為內閣次輔李善才,得知這個消息后,臉色頓時就變了。
  
          “妄改祖制,這還得了!”
  
          說完,就摔了一個杯子。
  
          “閣老,還是想想辦法,要如何解決此事吧!”
  
          一名官員,小聲的開口勸說。
  
          這句話,讓李善才皺了皺眉,思索了一番,開口道:“去請陳大人!”
  
          一炷香的時間過后,陳士駿來到了政事堂,與李善才相對而坐。
  
          只是這一次,兩個人見面的氣氛,不像以前那么好。
  
          “賢弟,士林中的風聲,你可有所耳聞?”
  
          過了半晌,李善才率先開口,語氣非常溫和。
  
          “閣老所說,是否長寧侯、有意錄取六百舉子之事?!?br/>  
          陳士駿的話音一落,李善才頓時瞇起了眼睛,因為閣老兩個字,有著不同的含義。
  
          “賢弟跟我生分了!”
  
          沒有再提錄取舉子之事,而是轉移了話題。
  
          因為兩個人交情不淺,以前的陳士駿,一直稱呼李善才為善才兄,所以稱呼的改變,讓其有了一種危機感。
  
          “閣老嚴重了!”
  
          不急不緩的語氣,讓李善才心中一緊,又想到最近一段時間,陳士駿跟楚忠平的門人故舊、走的很近,頓時有了些猜測。
  
          “看來賢弟是有自己的想法了!”
  
          “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李閣老以為呢!”
  
          自從楚忠平倒臺之后,陳士駿就知道,浙黨定然會分裂。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因為李善才的做法,會讓楚忠平的人不滿,雙方定然會有爭斗。
  
          有了這個想法,陳士駿把心一橫,決定站出來,跟李善才打擂臺。
  
          因為無論是誰,整合了楚忠平的力量,都能在朝廷上,發出自己的聲音。
  
          所以陳士駿認為,與其便宜了別人,不如自己接手。
  
          其實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陳士駿也有出頭之心,而李善才的所作所為,也讓他堅定了心里的想法。
  
          “很好!”
  
          李善才冷冷的說道,接著話鋒一轉:“對于擴大錄取人數一事,陳尚書有什么想法?”
  
          李善才也改了稱呼,這代表著雙方決裂。
  
          不過政治上的事,非常特殊,哪怕前一秒斗得你死我活,可有了共同利益,馬上就能聯手。
  
          所以李善才不會因為對方有別的想法,就耽擱大事。
  
          畢竟擴大錄取人數,受到影響的,是整個官場,而不僅僅只是他一個人。
  
          “此事有違祖制!”
  
          陳士駿也不是不分輕重的人,所以給出了一個否定的答案,可他想的更多一些,繼續開口道:“可此事已經傳遍士林,我們若是阻止的話,這名聲……”
  
          說到這里,陳士駿不在說話,而是嘆了口氣。
  
          這番話,也讓李善才變了臉色,思索了一下,十分不甘的說道:“難道就這么認了?!?br/>  
          “唉!”
  
          陳士駿嘆了口氣,而后開口道:“長寧侯勢大,又有眾多士子們支持,如之奈何……”
  
  
人体艺术亚洲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