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月光家的劍圣 > 第12章 爭奪尸體

第12章 爭奪尸體

        果然有詐啊。
  
          看著這一幕的月光嵐,也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剛剛桃矢這突如其來的一劍,速度看起來似乎已經與他不分伯仲了。
  
          但真正令他心中驚異的,還是桃矢的這個突襲的方式。
  
          他之前雖然靠著直覺感覺到了不對勁,但他當時卻認為,桃矢的后招,應該是忍術之類更符合這個忍者世界的設定。
  
          卻沒有想到,桃矢使用的,竟然是更像是武俠小說之中的這種手段。
  
          而已經認出桃矢這把大刀的造型似乎是在cos斬首大刀的他,此時心中倒是覺得,相比起真正的斬首大刀,桃矢這一把仿制的,倒是更符合七忍刀的地位。
  
          畢竟斬首大刀看起來除開材料特殊一些之外,在功能設計的精巧以及作用上,似乎還不如桃矢這把仿制的。
  
          。。。
  
          一擊得手后的桃矢,卻并未趁勢繼續突襲剩下的三名霧隱暗部。
  
          情況很清楚,這些霧隱暗部剛剛明顯是想要將他活捉回霧隱村,所以才會放棄四人聯手用忍術耗死他的戰術,轉而與他近身戰斗。
  
          現在,在他殺死了這個水無月一族的暗部之后,剩余三人肯定要改變任務了,對他進行全力絞殺了。
  
          而底牌已經暴露的他,想要在以一敵三,而且還有一人極為擅長雷遁忍術的情況下戰勝對方,無異于是癡人說夢。
  
          最好的策略,顯然就是趁著對方因為同伴身死而愣神的剎那,逃之夭夭。
  
          雖然他從叛逃之后花費不菲打造的這把武器肯定無法再收回了,但相比起武器,還是小命更重要。
  
          心中早已打定主意的桃矢,松開劍柄,雙手快速結印,瞬身術發動,下一瞬,身形已然到了十米之外。
  
          而見此情形,終于從剛剛的震驚之中回過神來的剩余三名霧隱暗部,除開剩下的那名忍術型忍者留下處理同伴的尸體之外,其余兩個身材高大的體術型忍者,同樣瞬身術發動追了上去。
  
          不過數秒,兩人便與桃矢一起消失在遠處。
  
          。。。
  
          就在剩下的那名霧隱暗部拿出了一張卷軸,打算將同伴的尸體封印起來帶回去的時候,在他的身后,一道看起來不比還插在尸體上的那柄刺劍寬多少的輕靈劍刃突兀在的月光之下顯現,繼而以極快的速度插進了霧隱暗部的后背。
  
          出手偷襲的,自然是月光嵐。
  
          對于忍者來說,最重要的是情報,而尸體便是情報重要來源之一。
  
          擁有血繼限界或秘術的忍者,其尸體便更加的珍貴。
  
          霧隱一直以來孤懸海外,在第一次忍界大戰之后便陷入了沉寂,直到最近才終于再度變得活躍起來。
  
          身為木葉暗部第三分隊長的月光嵐自然也肩負了打探霧隱情報的任務。
  
          也因此,對于地上這具明顯是屬于霧隱水無月一族的忍者尸體,他當然不想放過。
  
          將尸體帶回木葉進行研究的話,至少能夠了解一些冰遁,對于未來可能與霧隱之間的沖突無疑也會大有益處。
  
          不過,劍刃傳來的觸感,讓月光嵐的臉色忍不住為之一變。
  
          情況不對。
  
          感覺到不對勁的他,立刻單手結印,瞬身術發動,后退數米后,拎著天布流劍,警惕的觀察著四周的情況。
  
          他的疾步風還處在冷卻之中,無法再次隱身觀察了。
  
          而那個看起來已經被他貫穿胸膛的霧隱暗部,也在他的劍刃抽出之際,化作了一灘清水,流到了地上,其原本臉上的面具也砸到了水跡之中。
  
          “水分身?!什么時候?!”
  
          瞥到這一幕的月光嵐,心中不由的驚疑起來。
  
          畢竟從對方出現與桃矢戰斗開始,他就一直在一旁看著,如果對方真的使用了水分身之術,他不可能沒有察覺。
  
          而且,雖然他的感知無法分辨分身和真身,但若是多了一具分身的話,他的感知之中還是會多一個圖案的。
  
          排除了水分身的可能后,就只有一種可能了。
  
          “如果不是水分身的話,那便只能是。。?!?br/>  
          月光嵐的眼睛不由的瞇起來。
  
          “鬼燈一族的水化秘術了?!?br/>  
          就在他心中得出結論的同時,那灘水跡再度匯聚出一個人頭,一臉怒意的看著月光嵐。
  
          “木葉的月光嵐!”
  
          作為霧隱的暗部,他自然認得木葉這個冉冉升起的新星。
  
          不過,他沒有恢復真身,而是繼續維持在水化狀態。
  
          根據現有的情報,他心中知道,雖然月光嵐是旗木朔茂的得意弟子,但其自身卻沒有雷屬性,至少,從沒有展露過任何雷遁。
  
          所以他只要維持在水化狀態,月光嵐拿他就沒有半點辦法。
  
          “木葉難道想要庇護桃矢那個叛忍,與我們霧隱正式開戰嗎?”
  
          盡管在任務過程之中若是撞到了,無論是那個村子的暗部之間,幾乎全都是血雨腥風,但在這個時候,為了給自己底氣,也為了震懾月光嵐,他也只能扯起了虎皮。
  
          他剩下的兩個同伴為了追殺桃矢,只怕短時間內是不可能返回的,換言之,他只能一個人單獨面對月光嵐。
  
          就如同桃矢在認出月光嵐之后立刻便轉身就逃一樣,單獨面對這個旗木朔茂的得意弟子,他心中也沒有半點的把握。
  
          如果他也死在了月光嵐的手中,那這一次,木葉就會同時得到水無月與鬼燈兩族忍者的尸體,這無論是對霧隱還是對他們兩族來說,都不是什么好事。
  
          更令他心中緊張的是,在僵持了不知多久后,月光嵐的身形在月光下消失了。
  
          。。。
  
          月光嵐顯然并不想就這么和對方僵持下去。
  
          眼見數分鐘過去,對方仍舊維持著水化狀態,不敢現出真身,而自己的疾步風已經冷卻結束,他便索性使用疾步風,進入隱身狀態后,沿著桃矢逃離的方向追了過去。
  
          幾分鐘過去了,桃矢與那兩個霧隱暗部已然脫離了他的感知范圍。
  
          而并不知道月光嵐已然走了,自己其實是在和空氣斗智斗勇的鬼燈一族暗部,同樣也不愿就這么一直僵持下去,看著面前同伴的尸體,咬了咬牙。
  
          既然無法將尸體完整的帶回去交給水無月一族,那就只有徹底的毀掉,不讓月光嵐奪走帶回木葉了。
  
  
人体艺术亚洲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