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漫威中的獵魔人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懲罰者與懲罰者與懲罰者

第一百四十七章 懲罰者與懲罰者與懲罰者


  光之吧門前。
  麥澤金斜倚著酒吧大門,用一把月牙型的短刃,無聊的修理著指甲。
  路西法正逮著一個少年,抬起腳啪啪連著踹。
  他身前還趴著一群少年,或者捂著肚子,或者抱著手腳,一個個都痛苦的哀號著。
  “你們這幫小鬼,太討厭了!”
  “我美妙的夜晚,全都讓你們破壞了!”
  路西法氣沖沖的,這一個踹兩腳,那一個踹兩腳,嚇得一群少年直叫喚,卻沒有人敢爬起來去撿槍……之前有人試圖這么做,可剛剛把槍撿起來,就被麥澤金給切碎了,還在那家伙肚子上,留下了幾條深深的血痕,然后就再也沒人有勇氣這么做了。
  反正挨幾腳又不會死……嗯,等其他同伴來了再報仇!
  一個個中二病少年,一邊被踹的哀哀痛叫,一邊等待著援兵。
  然后,“援兵”到了!
  這一次來的是兩輛敞篷跑車。
  可惜,他們并不是來支援被暴揍的倒霉蛋,而是被人一路攆著過來的。
  “開槍!開槍!”
  “他在接近我們!”
  除了駕駛位上面無人色的司機,其他位置上的少年槍手們,紛紛轉過身體,朝著車后的方向瘋狂射擊。
  在閃爍的霓虹燈下,一輛摩托車S型機動,在路面留下清晰的痕跡。
  摩托車上的騎士是一個面容冷峻的中年男人,他單手駕駛著摩托車躲避亂飛的子彈,另一只手緊緊的握著沖鋒槍,時不時對前面逃竄的家伙們還擊幾顆子彈。
  黑色T恤衫的胸口,一顆慘白的骷髏頭,在霓虹下映出詭異的光。
  一群沒有受過訓練的少年,槍法全靠隨緣射擊,對于這位冷酷的騎士而言威脅力幾乎為零,反倒是他的每一次還擊,幾乎都能在一個少年槍手身上留下兩個窟窿。
  少年們眼瞅著同伴一個個倒下,濺起的一蓬蓬血花落到臉上,讓他們感覺肝膽俱裂,只能把油門踩得死死的,期盼遠離后面的魔鬼。
  然而,騎士有些不耐煩了。
  他將沖鋒槍隨手拋去一邊,伸手在腰間的槍套中一抹,拿出一柄魯格.454Casull手槍。
  這是一種改進型的大口徑短槍管轉輪手槍,由于槍管粗短,很容易使人聯想到古代的臼炮或信號手槍。
  這種型號的手槍,本就是手槍中威力最大的一種,經過改槍高手的特殊改造之后,威力幾乎提升到了極致,而且加裝了激光瞄準,精度也提升到了最高。
  騎士依舊單手控制著摩托車,另一只手則握著近三公斤的大口徑手槍,穩定的瞄準了前方的跑車。
  嘭!
  當他扣動扳機,槍口前方閃過耀眼的火光圈。
  幾乎同一時間,第一輛跑車的發動機就熄火了。
  嘭!
  短短兩秒鐘之后,又是一槍響起。
  幾個中槍的少年哇哇叫著掉下來,而坐在駕駛座的司機則一頭撞在了擋風玻璃上。
  兩輛失控的跑車轟的撞到了一起,再一起咚的嵌入光之吧的外墻,把沿街的幾扇窗戶玻璃震得粉碎。
  “on!”
  路西法眼睜睜的看著這起事故,朝著麥澤金氣沖沖的揮了揮手,大聲質問,“嘿,麥子,你就這么看著?”
  麥澤金依舊慢條斯理的修理指甲,不以為然的回道:“我可從來不知道,你什么時候對酒吧這么上心了?!?br/>  “我說的不是酒吧!”
  路西法指著停下摩托車,正拎著手槍過來的騎士,“我說的是他!我才是懲罰者,懲罰是我的工作,我不想被什么莫名其妙的人類嗆行!”
  麥澤金依舊沒有動,只是聳肩道:“可是,我發現你現在似乎很興奮?!?br/>  “我不是興奮,我是有疑問!”
  路西法哼了一聲,轉身迎著“騎士”走了過去:“你好,穿著骷髏頭的家伙,你就是新聞上的那個自稱‘懲罰者’的家伙吧?你搶了我的工作,知道嗎?我早就想找你了,不過我并不想破壞你的游戲,只是有個問題要問你?!?br/>  瑪德智障!
  “騎士”瞥了他一眼,懶得理會他,端著槍直奔幸存的少年。
  “等等!”
  路西法翻了個白眼,“不知死活”的攔在中間,“我要問個簡單的問題……為什么?”
  “騎士”冷著臉:“什么為什么?”
  “為什么你要做懲罰者?”路西法面露不解,“我能體會你對正義的渴求,或是復仇的甜蜜喜悅,但是沒人逼你這樣做,那為什么你要自己承擔起這個責任?”
  “懲罰者”原本是一名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在自己的家人被黑道殺害之后化身“懲罰者“,對一切黑惡勢力展開報復,聲稱“只要你有罪,你就得死”。
  從零五年開始,他連續做下多次大案,血洗了幾十個黑幫巢穴,親手殺死的黑道份子超過三百,是聯邦政府懸賞最高的通緝犯之一。
  路西法很早就想找到他,問他這個問題,因為他自己是上帝親命的懲罰者,專門負責在地獄懲罰罪惡的靈魂,而他對父親的所有命令嗤之以鼻,這份工作卻堅持了幾百萬年,甚至當他私自決定退休不干,來到地球之后,依舊有繼續做這份工作的沖動。
  這讓他感到迷茫。
  到底是他的父親希望他懲罰別人,還是他自己也有懲罰別人的欲望。
  如果是他自己的欲望,那也就罷了,但如果是父親給他洗了腦,他肯定會氣的原地爆炸。
  沒有人能夠在路西法面前說謊,懲罰者也不行,所以他的精神恍惚了一下,緩緩回道:“幾年前,我的家人被端著槍的滑頭殺害,我無法幫到他們,但我能幫助以后的無辜者,不會再被這些雜碎牽連……”
  “就這樣?”
  路西法抿了抿嘴角,有些無法接受,“難道不是你嘗到了鮮血的滋味,感覺到操縱他們生死的美好,所以才享受其中,就像你懲罰的那些人一樣?”
  罰叔淡淡道:“我厭惡鮮血,厭惡殺人,但我必須清除這些垃圾!”
  “哈,英雄的使命?!甭肺鞣巳坏狞c點頭,略帶譏諷的道,“可是,你這個英雄卻是通緝犯,被黑白兩道聯手通緝的通緝犯?!?br/>  罰叔輕蔑的一笑:“盡管來吧,我只做我該做的事?!?br/>  忽然,始終處于看戲狀態的麥澤金面色一變,身形瞬息一轉,擋在了路西法的面前。
  下一瞬,一道墨綠色的光柱從天而降,將路西法幾人身邊的一群少年都包裹了進去。
  轟??!
  當那道墨綠光柱消失,地面都塌陷了半寸,而趴在那里的一群少年,與那層消失的地面一起,全都被高溫燒成了虛無。
  “哇哦!”
  仰頭看著緩緩下降的黑色身影,路西法發出一聲贊嘆,“又來了一個懲罰者……唔,小家伙,你的氣息倒是挺像麥澤金的同類呢!”
  小烏漂浮在半空,綠色的眼眸微閃,看了一下懲罰者,落在路西法的身上:“地獄的魔王嗎?我聽白天君提起過你們?!?br/>  “那個有趣的小法師嗎?”路西法笑容燦爛,“我最喜歡讓人欠人情,可是見了他兩次,每次都是欠他人情,很有趣的小家伙……唔,我想要問你個問題?!?br/>  小烏冷漠道:“你要欠我人情嗎?”
  “……”
  路西法無語的撇撇嘴,“你們還真是朋友啊,居然都是一個套路,強行讓我欠人情,我的人情很值錢的好嗎?”
  小烏面無表情:“如果是這樣,我不保證會回答你的問題?!?br/>  “……好吧!”路西法很不爽,“告訴我,你殺了這幫白癡是要懲罰他們嗎?你又為什么要做懲罰者呢?”
  小烏淡淡道:“有罪的人就要受到懲罰,很公平?!?br/>  路西法忙道:“你享受這個過程?”
  “有一些!”小烏微微點頭,“人類的丑惡看的多了不舒服,既然不舒服就要清除掉?!?br/>  路西法松了口氣,笑著道:“很好,看來我并沒有被父親洗腦,我也享受懲罰罪惡的感覺……”
  …………
人体艺术亚洲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