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的娘子竟然是穿越的 > 第七十三章 我叫茍亮,我現在很撐

第七十三章 我叫茍亮,我現在很撐


  “哎呀,都是小問題了,你看你的表情,我還以為我們要出遠門咱們再也見不到呢?!?br/>  柳如陽走到軟著面前,輕輕地抱了一下,出口安慰著。
  “就是,咱們都在玄靈宗呢,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這次不行那就下次嘛?!?br/>  昊非衣也開口說道:“還是家人重要一點,畢竟很長時間沒有見過了,上次也是匆匆一別,你就先去你哥那里吧,我這邊隨時歡迎你,你要你有時間?!?br/>  聽到兩個人都在安慰自己,阮稚只好點了點頭:
  “那好吧,等我有時間的一定到你們藏劍峰做客去,去吃昊哥哥做的魚?!?br/>  “一言為定哦,我做的魚一定讓你吃撐了?!?br/>  “嗯嗯,那我可是很期待?!?br/>  阮稚點了點頭,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我看時間也不早了,你和你哥約的是什么時間啊,會不會錯過?”
  柳如陽看天色已經不早了,于是出言提醒了一下阮稚。
  “呀?!?br/>  阮稚趕緊抬頭看了眼天色,此時太陽已經落了下去,只在遠處群上露出半張臉,她可是和她哥已經約好在酉時相聚,再不過去恐怕就遲到了,于是急忙說道:
  “那就說好了,等下次我有時間就到你們那里去做客了哦?!?br/>  昊非衣淡然一笑,揮了揮手:“嗯,說好了,不過你現在還是趕緊去吧?!?br/>  “嗯嗯,那我就先走了?!?br/>  阮稚也揮了揮手道別,轉過身去就是一路小跑。
  她哥雖然很寵她,但是特別守時,對于這個看的很重,自己若是遲到了,必定要讓他說道一番。
  想起小時候那魔音貫耳的感覺,阮稚不由得加快了腳下的步伐,一會功夫就消失在了昊非衣的視線中。
  等到阮稚走遠了,柳如陽一把就撲到了昊非衣懷中,在他懷**了拱,帶著撒嬌的語氣說道:
  “相公,人家今天晚上能不能吃到你做的魚呢?”
  昊非衣沒想到柳如陽會這么突然的撲到他的懷中,身體踉蹌了一下,還好修仙者體質不錯,只是身體晃了晃便穩住了,然后伸出雙手抱住了柳如陽。
  正在昊非衣有些疑惑的時候,就聽到柳如陽的撒嬌,臉上露出寵溺的笑容,伸手揉了揉在他懷**來拱去的小腦袋。
  “怎么了,想吃了,那今天晚上我就做幾道?!?br/>  “嗯嗯,就是突然想吃了,嘿嘿嘿?!?br/>  柳如陽從懷中抬起了頭,有些開心,眼睛眨了一下,踮起腳尖,吧唧親到了昊非衣側臉。
  “謝謝相公?!?br/>  “謝什么謝,以后我經常給你做怎么樣?”
  昊非衣抬起一只手,擦了擦臉上殘留的口水,微微一笑,低頭也親了過去。
  柳如陽沒有閃躲,閉上了眼睛,嘴角帶著些許弧度。
  兩個人擁吻起來,一時之間忘記了這是什么場合。
  茍亮是一個筑基期四層的普通弟子,懷著忐忑的心情參加了宗門大比,結果第一場就遇到了比自己修為低的對手,有驚無險的獲得了勝利,此時一臉興奮的從休息區走了出來。
  結果一出門,就看到有兩個人在門口不遠處擁吻著,雖然看不清面容,但是從身材來看,那個一定是一個美人,就是不知道那個男人長什么樣。
  不知為何,明明筑基期修仙者已經不怎么需要吃飯了,但是他現在竟然有些飽腹感,還隱隱有些發撐。
  茍亮伸手揉了揉胃部,臉上因為獲勝而產生的喜悅也消失不見,反而心里有些發酸。
  他搖了搖頭,輕嘆一聲:“真是世風日下,現在道侶都這么明目張膽了嗎,明明以前都是連關系都不敢公開呢?!?br/>  茍亮這樣想著,轉身邁著沉重的步伐離開了。
  心中有些羨慕是怎么回事,看來是需要找一個道侶了,倒時候,自己一定也要這般明目張膽。
  只不過這飽腹感是怎么回事?難道是自己長時間不吃飯有些物極必反?等會回去給自己做頓飯吧,不知道廚藝生疏了沒有。
  .............................
  小白早就梳理好了羽毛,一抬頭既看到之前撫摸自己的女人離開了,心中有些開心,想到等會趕緊離開這個傷心地,不然隨時隨地回想起那個已經泡湯的計劃了,糟糕,心里有些痛,我那些飛走的靈石啊......
  不行,得趕緊走,離開這里。
  小白張開翅膀,打算催促昊非衣走了,結果就看到兩個人緊緊地擁抱在了一起,剛剛走到喉嚨的叫聲被它又咽了下去。
  這個時候打擾恐怕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比如.....那些自己還沒有到手的靈石。
  小白越想越難受,越想越生氣,干脆轉過身去。
  等會他們喊自己都當做聽不到,若是沒有自己,藏劍峰離這里還有很遠呢,走到明天早上也走不過去。
  就在小白生悶氣的時候,昊非衣和柳如陽已經分開了,此時柳如陽才注意到環境,休息區的大門一直有人往走出來,還用奇怪的目光看著她,臉色瞬間紅了起來。
  “都怨你,好好地沒事親我干嘛,趕緊回去?!?br/>  柳如陽從昊非衣的懷中離開,側了一下身體,視線繞過了昊非衣,看向了小白。
  “相公,你看小白是在生悶氣嗎?”
  柳如陽拍了拍昊非衣肩膀,然后舉起一只手在空中揮舞,大聲喊道:“小白,小白,我們走了?!?br/>  昊非衣轉過身,視線落在了小白身上,明明柳如陽的聲音很大,小白卻像是沒有聽到一樣,背著他們抬頭望天。
  “什么情況?”
  看小白也不回頭,柳如陽的手放了下來,撓了撓頭,有些疑惑。
  “還用想嗎?就是在生氣呢?!?br/>  “那怎么辦,要不我過去哄一下吧?!?br/>  柳如陽也有些后悔了,逼著小白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這若是放在自己身上,自己恐怕也會生氣吧。
  想到這里,柳如陽就想抬腳走過去,結果昊非衣輕輕一笑,攔住了她。
  “別急,我有辦法保證它不生氣?!?br/>  
人体艺术亚洲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