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激蕩百龍山 > 第126章 還真是這么巧啊

第126章 還真是這么巧啊


  戀上你看書網,激蕩百龍山
  吉普車停在了鄒愛蓮旁邊,岳東推開門問道:“老鄒婆,三輪車壞了?”
  鄒愛蓮直起腰來,扭頭看過來,“是小岳啊,你這還坐上吉普車了?”
  “我說是特地來救你的,你信不信?”
  鄒愛蓮被逗笑了,“以前可能不信,現在我肯定信!這兩天看電視、聽收音機都有你,你都成名人了,還能騙我個老婆子?你趕緊把門關上吧,別淋進雨去?!?br/>  “你這話讓我聽的糊涂,你到底是信還是不信?”
  “你真的來幫我?”
  “我可不會修三輪車,不過這么大的雨,你也別在這兒折騰了。把裝魚的桶和其他設備裝車上,把三輪車鎖在樹上,我把你送回家,等雨停了,你再找人修三輪車?!?br/>  鄒愛蓮往車里看了看,有些猶豫,“就把車弄濕了、弄臟了,算了吧?!?br/>  岳東扭頭看看后座。
  “老鄒婆,你不是還有把遮太陽的傘嘛,你把傘給我,那把傘挺大的,我下車幫你一起撐上。你脫下雨衣翻過來,里面是干的,鋪到三分之二長度的座位上。你坐在沒鋪雨衣的地方,我把桶都放雨衣上,你扶住了。至于其他東西,能塞進車里就行?!?br/>  雨越下越大,鄒愛蓮也怕真被淋在這里,就聽從了岳東的建議。
  這里到她家還不到一千米,不一會兒就把她送到了家門前。
  岳東先從副駕駛的位置下車,撐開雨傘,繞到車的另一側,幫鄒愛蓮把車門打開。
  等她下了車,就把傘交給她,自己從車座上提出兩桶魚,一直提到她家門前。
  鄒愛蓮打開門,岳東先把魚提了進去,又回車上搬東西。
  門里面有個棚子,雨一點兒淋不著,岳東就把東西都先放在這兒,
  鄒愛蓮一直想搶著做,岳東沒讓,她就一直來回的給岳東打著傘。
  鄒愛蓮的老公谷民富聽到聲音從屋里出來,鄒愛蓮讓他先給岳東沖上茶,拿出點心預備著。
  等岳東忙活完了,鄒愛蓮就招呼岳東和司機到屋里坐坐。
  司機見岳東沒有立刻走的意思,就把車停在了大樹下面,雨淋得輕一些。
  然后才跟著岳東進了屋。
  剛才岳東忙忙活活的,谷民富沒看清楚,進了屋之后,一打眼就覺得岳東眼熟。
  鄒愛蓮解釋說:“老頭子,這就是你在電視上見過的岳東,老郝早就說,青元這些業余時間養金魚的,岳東是最勤奮、最愛動腦子的,肯定有大出息,你看看這不就成了名人了?!?br/>  谷民富趕緊讓岳東洗了手坐下,喝喝茶吃吃點心,也招呼司機一起。
  鄒愛蓮先去院子里處理那些桶里的魚,怕時間長了出意外。
  等鄒愛蓮進屋坐下了,正在和谷民富聊天的岳東,把目光定格在八仙桌上的老座鐘。
  “這鐘我好像以前見過似的,這張桌子也有點面熟?!?br/>  鄒愛蓮笑道:“都是20多年的老物件了,那些年沒那么多品種好選,你見過也不奇怪?!?br/>  岳東心里有底了,笑了笑。
  “分開見確實不奇怪,但是既選擇了這樣的座鐘,還選擇了這樣的八仙桌,大概就不是太多了??晌揖褪窍氩黄饋碓谀睦镆娺^,也許是時間太久了吧,總覺得很小的時候,趴在這張桌子上,看著這個座鐘吃過飯?!?br/>  谷民富也笑了,“那真是太巧了!不管以前是不是在這張桌子上吃過飯,你今天幫了我們家老婆子這么大的忙,晚上留在這里吃個便飯吧,咱就在這張桌子上吃?!?br/>  岳東還沒達到目的呢,哪能一被邀請就答應,“大叔,不用這么客氣,只是舉手之勞?!?br/>  鄒愛蓮卻是牽起了一絲遙遠的記憶。
  在這張桌子上吃過飯的小孩子,除了自己的家里人和鄰居,就只有那個誤以為自己吃了老鼠藥的小男孩了,那時聽到他媽稱呼他單字一個東,姓什么來著?
  鄒愛蓮仔細看看岳東,又覺得不太可能,哪有那么巧的事?
  岳東卻指著后窗外的柿子樹問道:“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來,你們這里是貫南村是吧?屋后有這種夾道的多嗎?夾道里有柿子樹的多嗎?”
  鄒愛蓮坐不住了,“你媽是不是姓鄧?”
  岳東扭頭看看她又低頭看看桌子,再看看座鐘,“不會這么巧吧?咱都認識這么多年了?!?br/>  鄒愛蓮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笑得合不攏嘴兒,看著谷民富,“老頭子,你還沒反應過來?”
  谷民富愣愣的,“反應什么?”
  “我幫咱閨女伺候月子、看外孫子的時候,你年年的好煙好酒哪里來的?如果沒有那些好煙好酒幫你撐著門面,來來往往的親戚朋友”
  沒等她說完,谷民富一下子站了起來,打斷她的話,“這就是那年以為自己吃了老鼠藥的小胖子?”
  岳東也站起身來,“還真是這么巧啊,這么多年一直沒往這方面想?!?br/>  谷民富開心的不得了,“那些年真是多虧了你媽,好多東西我們都沒有票證去買,有的時候有票證也買不到,真不知道該怎么感謝你們?!?br/>  岳東趕緊擺手,“我更應該感謝你們?!?br/>  谷民富連連搖頭,“多大點兒事,又不是真的救了你一命,你媽還人情還了好幾年,我們都怪不好意思的。你媽每年都拿那么多好東西來,我這里也沒什么像樣東西給你媽壓著兜帶點回去。好在貫南村沒有第二家有柿子樹的,這些掛在樹上被霜打了的柿子,還真能湊合著拿出手來。你媽不嫌棄,還說味道真好?!?br/>  岳東點點頭,“味道是真的好,我們一家都挺愛吃的?!?br/>  “那我今年一定給你們多留一些,你可別忘了過來拿?!?br/>  岳東很爽快的答應:“好,我一定來?!?br/>  鄒愛蓮插話說:“別等那么久了,今天就在這里吃晚飯,我這就準備菜去?!?br/>  岳東趕緊叫住她,當著谷民富的面,叫老鄒婆不太好,就換了個稱呼。
  “鄒阿姨,今天真不行。我最近幾天有點忙,過幾天咱們正兒八經的坐在一起吃頓飯?!?br/>  “你是真的忙?可別和我客氣啊,這個錢不要幫我省,我高興?!?br/>  鄒愛蓮一邊說著,一邊看向司機。
  離開老鐘家后,岳東就和司機說了要去郝緒娟家里,中間幫了鄒愛蓮的忙純屬意外。
  既然鄒愛蓮有主動問司機的意思,就正好借著去郝緒娟家的話題,嘗試說服她遷移到華年街,比自己主動說好一些。
  所以他就直接對司機說:“不要緊,算不得外人,你就明說吧?!?br/>  司機就幫忙解釋說:“阿姨,岳科長是真的有事要去一位郝阿姨家里,走到半路上看到你冒著雨在修三輪車,這才讓我把車開過去幫忙?!?br/>  鄒愛蓮下意識的問岳東:“郝阿姨?郝緒娟?”
  岳東點點頭,剛要說要去和郝緒娟這個啟蒙師傅交流一下遷移華年街的事。
  沒想到谷民富看著司機打了個岔,“你叫他岳科長?”
人体艺术亚洲图片